在線報碼,30年後的一個早晨

2019年12月15日 編輯: 來源:一聽音樂網

“波波,波波……”“怎麽了?有事麽?今天好不容易睡著了,是誰騷擾了在線報碼的好夢?”我緩慢的睜開那雙好像被沾住的眼睛。“哦!是你呀,大衛,有事嗎?”大衛見我醒了,圓溜溜地眼睛一下子彎成了月芽形,笑眯眯地說道:“沒什麽,只是時間不早了,該起床了。”“是,我這就起。”我不情願的走了下來,一邊揉眼一邊打著呵欠。

  我走到衣鏡前讓電腦在私家衣櫥裏找了件適合我的衣服做了出來,再配上我喜歡的鞋襪,今天的打扮就結束了。

  我正要走向餐廳,突然,我轉過頭去,這可把大衛嚇了一跳,急忙問我,說:“怎、怎麽了?”“我是不是嚇到你了?”“不是嚇到我了,是嚇死我了!”“哈哈!對不起。嘿,我的枕頭今天怎麽這麽軟呀!是不是換了?”我一邊笑,一邊說。“原來是問這個呀!這個枕頭可不一般,它叫“美夢枕”,能使人睡的舒服,又能緩解疲勞,還能洗頭、按摩……”大衛一邊說著,我一邊數著,足足數到40。“這枕頭是新出的産品吧?有40種功效!”“什麽呀!這可是你爸用飛毛腿郵箱送來的。”大衛昂著頭說著。

  然後,我們一齊走進“幻彩餐廳”,我看看太陽能日曆“5004年10月13日”――再平常不過的一天,我拿起一塊面包,輕輕的咬了一口,舌頭剛沾濕面包,甜甜的氣息在口中回旋著,我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些,接著閉上眼睛細細地品味著,把它吃下肚,西瓜的甜味,橙子的酸味,全缭繞在牙齒和舌頭的交接處,更爲神奇的是昨天沒背過的單詞全部浮現出來。我被它的神奇所驚訝,大嘴張成“O”形,我推著下巴,讓我的嘴閉合。

  我問大衛這是怎麽回事(順便說明一下:大衛是爸爸在宇宙空間站的機器人公司裏爲我量身訂做的機器人),大衛神秘的告訴我,說:“這是萬年食品店的新産品。這些食物是把知識濃縮成面粉,然後混在食物中,吃了它,知識就會與其一起吸收。”“是嗎?”我那雙大手又捂在嘴前做出驚訝的樣子。

  吃完早餐,我踩著時間更換鞋,提著微電子書包,飛向那泡沫火星探測學院。

  30年後,科技將繼續騰飛,科技必定成爲人類生活的保障,我堅信30年後的今天,科技會像我們想象中的那樣輝煌!

 本人系南京知名小偷集團成員,由于戰績頗佳,現已容升本集團總經理之位。爲了更多的兄弟姐妹,本人決定將多年經驗遍于此寶典內。旨在讓本集團生意興隆,達到共同富裕.但時間倉促,有些不足,還望廣大朋友指教,以求完善——編者。

  作爲我們,至關重要的就是勇敢,還要堅信“小偷”是個光榮的稱號。別走在一群人中,就被人看穿。要懂得僞裝自己。最忌鬼鬼祟祟,呆頭呆腦,膽怯懦弱之人。

  幹很多事情選地址很重要,我們也不例外。人多,擁擠的鬧事區爲佳。無論街道、車站、天橋、商場都是最佳陣地。還有一些風景區夜是不可小看的風水寶地。

  眼明手快是我們成功的要決。當然,我們都必須在集團內進行嚴格的培訓才有可能得到上崗的機會,在此期間,還有一個實習的機會。上崗了你就要知道在人多擁擠、喧鬧的天橋和步行街上,要不時向四處掃視——尋找目標;鎖定——緊跟不舍。對于目標的選擇也有要求:馬虎隨便、闊綽發福者爲佳。當覺得機會已到,趁其不備若無其事取物,迅速放入兜內,隨即躲離。這一過程最好在5到6秒內完成,否則放棄。要拿的起放的下,要學會放棄。

  踢足球講究一個戰術配合,我們也要啊,這一配合性的作戰方法主要用于擁擠的車站。一般情況卡,一人先上車,佯裝在門口掏錢,巧妙地堵住車門。其他人則相准目標采取適當行動。在此期間,另需一人掩護一人放哨,以便更順利完成任務。當然這是一般方法,在特定情形下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我們還盛行一種零散作戰方式,主要用于公車上。即“該出手時就出手”,用于打盹的和脫下外套放于手中的乘客及貴重物品暴露的乘客。

  逃生是一項必修課。如今便衣、業余反扒隊員人數驟增,給我們的工作帶來諸多不便。所以當我們感覺到被盯上時,立刻放棄目標,找機會逃脫反扒隊員的視線;當行動中被發現,那就要發揮我們訓練中的本領——快速跑,向人多及建築錯雜的方向逃離。切記時刻要有自在線報碼保護意識。若被抓到,切勿供出同伴。

  本集團成員廣泛:男女老少、聾啞、殘疾,熱忱歡迎您的加入。

  特別提醒:本寶典必須只能在本集團內部傳閱學習,切記不可傳于其他集團,特別不可以落入市民、警方、反扒人員手中,否則後患無窮,後果不堪,後生無靠。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