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能掙錢的遊戲-有些美麗需要錯過

2019年12月15日 編輯: 來源:古馳中國官方網站

   在師大讀書時,有個叫欣欣的女孩因讀了網上能掙錢的遊戲在報刊上發表的詩歌,天真地給我寄來許多愛的信劄。我知道她是一個漂亮、清純的女孩,卻沒有接受她的愛,因爲她當時還只是一名高三學生,我覺得在那個如花的年紀,我們有許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但不包括去涉愛河。

  于足,我說——我們還年輕,讓愛情在路上再走一段時間吧。

  也許我過于理智的冷淡,讓欣欣自尊心受了很大的傷害,此後她便再不曾給我寄來片言只語,仿佛我們已是陌路人。而我也在短暫的怅然後,全身心地投入讀書、寫作之中,且頗有些讓大家贊賞的收獲。

  後來,欣欣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名牌大學,我那時也已是小有名氣的校園詩人,雖說彼此也曾有緣一晤,但已連平淡如水的朋友也稱不上了,不曾綻開的愛情已隨風飄逝。

  再後來,欣欣去了一家外資大公司,我則一邊教書、一邊當著潇灑的半自由撰稿人,並且有了可心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把一份簡單的日子過得津津有味。

  大學畢業十年後的一次同窗聚會上,一位多年音訊皆無的朋友,談到了在南方都市裏已是白領麗人的欣欣,據說她不僅在事業上一帆風順,而且還擁有了一個十分令人羨慕的溫馨家庭。

  朋友不無惋惜地說:“阿健,假如當初你接受欣欣的愛……”

  我淡然一笑:“有些美麗需要錯過。”

  朋友大惑:“錯過?錯過了不就成遺憾了嗎?”

  于是,我給他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很久以前,一位旅者前往一個據說極其美麗的地方,經曆數年的跋山涉水、千辛萬苦後,他已相當疲憊,但目的地依然遙遙無期。這時,有位老者給他指了一條岔路,告訴他美麗的地方很多很多,沒必要沿著一條路走到底。他按老者的話去做了。不久他就看到了許許多多異常美麗的景色,他贊不絕口、流連忘返,慶幸自己沒有一味地去找尋夢中那個美麗的地方……

  其實,短暫的人生,需要錯過的太多太多,即使是再完美的收獲,也伴著許多的失落。跋涉于生命之旅,網上能掙錢的遊戲們有限的視野,如果不肖錯過眼前的一些景色,那麽可能錯過的就是前方更迷人的景色,只有那些善于舍棄的人,才會欣賞到真正的美景。

  有些錯過會誕生美麗,只要你的眼睛和心靈始終在尋找……

凡不敬畏者,均爲黍米。——神谕

  他是一名將軍,至少在希臘的各個城邦中,他遠近聞名,同時也是勇敢和骁勇的化身。據說,他七歲開始和父親征戰,還從沒敗過。

  他在水中的影子隨著一陣波動碎裂開來,波紋中心,一把滴水的長劍正被緩緩提出水面,長劍下,是隨波紋散開的一團殷紅。他將臉湊近,嗅了嗅劍上還未退去的淡淡血腥,之後猛地擡起頭,用仿佛镂空的眼神盯著遠方將傾的城牆……

  這大概是最後一戰了,因爲城內再找不出可以抗衡的部隊,哪怕是平民。城牆上的還能勉強作戰的士兵絕望地望向遠方那把被高舉的利劍,耳中傳來死神般的怒吼,貫徹城牆,像猛禽的利爪深深嵌入人們的心室,伴隨著撼動屋頂的鐵蹄聲,打碎了全城人心中最後的希冀……

  他現在站在殘破的宮殿頂部,俯瞰這座屈服在他腳下的城邦,卻沒有一絲的驕傲,在它看來,征服一座城邦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雖然這裏的賤民竟然讓他進攻了兩次,但自打他出生以來就沒有什麽他爲難的事。甚至,他突然覺得他從早晨開始發動攻擊一直到現在在做的只不過是踩死了一只臭蟲。這樣的想法讓他臉上的肌肉抽動了兩下,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他還真不相信他不是這裏的主宰。

  但當他推到那個滿嘴胡言的老巫婆,並親手砍下當地人視爲聖地的樹林中的第一課之後,他才發現,他錯了……

  該娅走進神殿,徑直到達宙斯身旁——他正用雙手撐住腦袋,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覺——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沉默良久,宙斯低吼出一聲:“交給哈迪斯!”該娅沒看到宙斯有什麽動作,不過他轉身便走了,因爲他就要一個回答。

  樹林外,膽子最小的一個兵聽到了從樹林深處傳來的那個巫婆幽幽的聲音——今天是不敬神者的死劫!

  多年後,幾個崇尚英雄情結的年輕人來到樹林外的一座墓前,哀悼了一下這個被人唾棄的英雄。這時,一位老者緩步走來,將一尊宙斯的雕像放在了英雄的墓碑正上方,轉身要離去。年輕人中的一位問道,他因爲什麽喪命的呀?老者扭過頭,狠狠瞪了他一樣,把一句回答和年輕人一同留在了原地:

  “這是個禁忌!”

  年輕人不知所措的回過頭,望向墓碑上的宙斯雕像——

  他現在站在殘破的墓碑頂部,俯瞰這個屈服在他腳下的凡人。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