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大學排名/青春散場,不訴離殇

2019年12月15日 編輯: 來源:維庫電子市場網

再次走進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校園,那個和你度過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校園,莫名的晶瑩氤氲了視線,曾經有多想逃離這裏,但真正到了告別的時候,爲何有這般不舍呢?也許人生原本就是一個愛了恨了聚了散了的過程,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樣就能怎樣的,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宿命所給予江西大學排名們的,我們無需去逃遁,也無處去逃遁,就這樣接受宿命的安排好了,要知道驚豔時光的從來不是如願以償,而是陰差陽錯。
習慣性地去牽右邊那個溫暖的手,觸摸到的卻是冰冷的空氣,定定的看著那只伸出去的手,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習慣真是個可怕的存在呢。
縮回手,獨自向前走去,寂寥孤單的背影在寒風中有些哽咽。操場上靜下來了,往日的嬉鬧玩耍聲呢?籃球場上,那些大汗淋漓,你追我趕的潇灑身影哪裏去了呢?有多少秘密隨著這蕭然飄逝的葉深埋地下了呢,還有那些沒來得及說再見就天各一方的朋友呢?
一張鮮紅的畢業書爲這並不圓滿的結局畫上了句號。
樓後的紫藤蘿都凋落了麽?那些在樹上刻下的名字呢?在老師眼皮底下搞的惡作劇帶走了我們多少欣喜與害怕?厚厚的卷子偷走了我們多少玩耍的時光,夾帶著各科教科書的老師又占用了多少節體育課?
空蕩蕩的心底蔓延出絲絲苦澀。
食堂的叔叔阿姨又是如何呢?爲什麽罵了三年的飯菜如今竟感到回味?爲了早點吃完飯,爭取玩的時間能不能再讓我插個隊?餐桌上,你壓著我筷子,我夾著你叉子,只爲了爭那塊沒刮皮的土豆或是那少的可憐的雞蛋?
餐廳的座位依舊很幹淨,只是沒有了它曾經的主人。
依稀記得那一年,在課桌上刻下你我的名字,承諾友誼天長地久,你單純的笑臉晃花了我的眼,當時卻不明白一輩子的約定是那麽奢侈。
依稀記得那一年,你我在那開的爛漫的紫藤蘿下訴說心事,背靠著背,依賴著對方,卻最終抵不過拖著行李箱一個往左,一個向右。
依稀記得那一年,你送我的迷你小熊,一句“小豬配小熊,真是絕配哦”讓我漲紅了臉,不過我想當時我的笑容一定很耀眼。
散場了,一切都過去了,都結束了吧。
都說青春散場,不訴離殇,只是又有幾人能做到呢?
或許心底那個最柔軟的角落會告訴答案的吧……   

在我還是個黃毛小孩的時候,我感覺到世界是那麽的美好純潔一塵不染。我辨天辨地辨雲辨水辨花辨草辨泥沙。大千世界裏,我是一只鳥,任我自由飛翔。
不知從何時起,爸爸媽媽就開始教我分辨是非黑白。是非非,黑非白。當爸爸媽媽並沒有說是否存在黑白皆非的灰色地帶。于是我便辨知:打破花瓶是“非”,是做錯了,需要道歉認錯;考試那一百分就是好孩子,會得到獎勵我終于在這樣的|“是是非非”純潔世界裏結束了我的可愛童年,無憂無慮地!
于是,我背起了我自己的行囊,開始了屬于我一個人的旅程,忘不了把爸爸媽媽的教導裝進裏面,因爲我覺得那會是我人生的第一筆財富。慢慢地,我開始了我行程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我好奇而謹慎地行走在這遙望看不見盡頭的旅程。
時光流逝,經曆了許多,我終于發現了沒有從爸媽口中說出的灰色地帶:一小商爲教育一偷東西的小女孩,將其追趕,結果導致女孩跳樓身亡。那小商本意是好,那他是對是錯?我無可辨出;一孤兒爲救受傷住院的姐姐,上公巴偷旅客的錢,是對是錯,我也無法辨析;在電視上一些商品哪怕是知名品牌所打的廣告,是真還是假,我也分辨不出了其實在這個世界上,灰色占領的土地比黑與白的要多得多吧!于是我感到迷茫了,在黑白灰間不斷打滾,雙腳似乎泥濘的沼澤,無可動彈。
我開始思考這個世界。原本純潔的天空似乎多了點點黑色斑迹,而且越來越多,天空也轉向了灰白,只有一處並不是很大的蒼穹依稀閃耀著白光。可那烏雲下的雨畢竟洗刷了我。它似乎脫掉了我的童真稚氣,或許還有些許的無知。在人們笑容可掬又或者是猙獰可惡的臉皮下,我不知道會是怎樣的一顆心,我無可揣測,無法辨清,唯一可做的只是等待是否會降下傷害。假假真真,真真假假,非非是是,是是非非,從何而辨?
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在這真假是非充斥的雲霧籠罩下的世界裏,我開始辨不清東南西北,亂了方向,唯有命運在冥冥中用細線綁在我的腰間,拉我向前。但我並不相信命運,我希望能掙脫那根細線。思考著在霧裏辨認方向,開拓一片屬于江西大學排名的天地!
思辨,思著向前! 

原創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唯美家園立場。系作者授權唯美家園發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文章 ARTICLE
2001